<track id="jjjhj"></track>

    <pre id="jjjhj"><pre id="jjjhj"></pre></pre>
          您當前的位置 : 全球贛商網 > 新聞關注

          豐城揭家有5棟古建筑群 可能與梁思成林徽因有關

          2022-07-22來源:江南都市報編輯:徐茜茜作者:

            江南都市報訊全媒體記者段萍、實習生王宇瑄攝影報道:距離南昌100多公里的豐城金山大夫橋揭家,有5 棟建于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民國老宅,經過歲月的洗禮,屋內已經殘破不堪,卻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專家、學者前去考察。5棟老房子中有梁啟超等名人大家的匾額題款,經過風吹雨淋依舊堅實精致的外墻展現了贛派建筑的極致做工,簡潔大方的幾何形裝飾,百年前的三層樓高端洋房設計……更重要的是,種種線索表明這5 棟房子的建造很有可能是大建筑師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妻倆所共同設計,而前來大夫橋揭家的學者中也包括了梁思成的侄孫梁和豐。

            5棟老宅的現狀。

            如果豐城揭家的這5 棟古建筑群真是與梁思成和林徽因有關,那將是夫妻倆目前被發現的唯一現存的私宅設計,它將填補中國近代建筑之父梁思成在民居建筑方面的研究空白。就在相關線索和證據正在被積極取證中,記者也于7 月13日,隨著又一批專家考察團來到大夫橋揭家,走進神秘又富有傳奇故事的古宅里,尋找古跡背后殷實富有的江西商賈大家與民國大家族梁家之間曾經千絲萬縷的聯系。

            憶往事,江西商賈大家曾大力資助梁思成林徽因

            今年71歲的揭保如是有著幾十年從業經歷的江西老建筑人,尤其對江西古建筑格外癡迷,設立了全國首家樣式雷紀念館。

            揭保如告訴記者,大約六七年前,他得知豐城的揭家有5 棟民國時期的民居,就興致勃勃地前去現場考察,經過一番調研分析感覺確實非同小可。那時坊間已有這5 棟老房子是梁思成夫妻所設計的說法,為了得到證實,揭保如2019年親自到湖南常德拜訪揭家的后人揭沛林,解開了揭家是如何與民國大家族梁家結緣的謎團。

            目前留存的揭家5 棟民國老宅,是當年揭鵬程為5 個兒子所建造。那時豐城的揭家在江西做著最大的布匹生意,他們與貴州銅仁之間通過水運進行布匹、生漆、桐油貿易,"一船貨運過去,一船大洋拉回來",是賺得盆滿缽滿。揭鵬程的二兒子揭士豪(又名揭定江)1920年前往燕京大學讀書,與1923年畢業于清華學校高等科的梁思成,因為同住在一個胡同里而相識,且兩人頗為投緣。

            揭家當時讓二兒子在北京尋找國內最好的建筑師為自家設計房子,而那時梁思成在事業上還是剛剛起步,家境并不富裕,于是家財萬貫的揭家通過揭士豪大力資助梁思成,包括1924年梁思成和林徽因赴美國留學也是得益于揭家在經濟上的幫助。后來,揭家提出請梁思成與林徽因幫忙設計家中的幾棟房子,對方欣然應允,并推薦了兩位蘇州擅長做房子的老建筑師,一位姓陳,一位姓龐,負責現場的監督施工。

            揭沛林寫信回憶往事。

            83歲的揭沛林現在是常德的一名退休大學教授,他是揭士豪大哥的兒子,揭鵬程的長孫。據揭沛林2021年 1月 8日專程寫給揭保如的一封" 關于豐城市張巷鎮金山村大夫橋,祖父揭鵬程建別墅群的有關回憶" 的信中透露,祖父揭鵬程于1952年由江西老家來到湖南常德和他們一家生活,父親揭定璋是祖父的長子,祖父在常德生活了4 年,于1955年病逝。而回想起來依然清晰可記揭家與梁家之間的故事,也是揭沛林讀大學時暑假回家,父親講述給他和姐姐揭淑芳的。

            大手筆,百年前的江西民居曾引領時代先進浪潮

            和專家一行來到豐城大夫橋的揭家,一條窄窄的巷子把5 棟房子緊密相連,隱藏在巷中斑駁的老房子遠看并不起眼。在專家的帶領下,我們才細細品味出老房子的不同尋常之處。

            據揭沛林所述,揭程鵬為五個兒子建了五棟別墅,每棟別墅前放置了一個大的金魚缸,別墅群的東北角還建有一座獨立的六角形、三層樓的迎賓樓,用來接待各方客人居住。迎賓樓的一樓大廳上方,建有一塊大理石的匾額《鵬程別墅》,F在揭家村里很多人的長輩當年都參與了揭家別墅群的建造,在他們的記憶里,揭家的別墅群真正是精工細作而出,不怕花費時間也不怕耗費工錢,建筑群的建設起始與結束時間大概在1929年至1934年間,足足用了五六年時間才完工。比如蘇州來的建筑師規定每天施工只能砌一尺高的墻,就足以見證是何其講究。

            藝術造型的房梁碼釘。

            還未走進老房子,專家們就對外墻贊嘆不已,青色的磚顯得古樸有質感,歷經近百年風雨,摸上去依舊光滑。專家告訴記者,揭家老房子的外墻采用的是清水墻,這有別于我們常見的混水墻,即砌筑后要整體抹灰的墻體。清水墻則是磚塊鋪設后只需勾縫, 沒有外墻裝飾,砌磚質量高, 磚縫規范美觀。磚縫之間的粘合用的是糯米漿、蛋清再拌上石灰,不僅能達到" 一米粒"(意為磚縫格外細)的精美效果,更有可用上千年的堅固性,而這些也是典型的贛派建筑風格。尤其是房前的八字門裝飾,砌好的磚還經過精心打磨,堪稱" 藝術品"。一棟房子門外的墻壁轉角修飾,采用了竹子設計,連旁邊門套也是對應雕刻著節節高的竹子,如此細膩的手法,被大家認為很像女性建筑師林徽因的手筆。

            進入屋內則可以發現揭家別墅與江西其他古建筑有著諸多的不同。揭家的老房子里沒有過多的雕花裝飾,隨處可見許多菱形、扇形、橢圓形等幾何圖形的木刻裝飾,簡單大方又很有現代美感。窗戶大量使用了玻璃甚至有彩色玻璃,據說那時國內根本不產玻璃,均需從國外采購進口。屋外高墻上一處別致的鐵件很吸睛,原來它是造型藝術夸張的房梁碼釘,加上銅把手、金屬圓把手、鐵門栓、鉸鏈等大量近現代五金件的使用,以及歐式風格的窗套等,讓人不難想象如此中西合璧的房屋設計在當年是多么新潮和引領時尚。尤其是鵬程別墅在那個年代的民居中極為罕見地進行了三層樓的設計,對于當時木結構房屋是極具挑戰的,不僅在設計上要巧妙運用,用料上也要求極高。

            梁啟超題款。

            當然,最讓大家流連忘返的是每棟房前的匾額提款。梁啟超題寫的匾額" 復返吾初",沒有時間落款。據了解,該房是于1933年落成,建設時間歷時5 年。梁啟超逝于1929年,即在房子設計期間,梁啟超就為該房題了字,并且牌匾上注明是應揭氏族人所邀,使用的也是揭氏先人揭溪斯的詩句。"象啟文明" 是由民國豐城代縣長熊際可題,"存道留徽" 為民國文人總統徐世昌題,"韻繼杜陵" 是湖南書畫名家張稱達題,此外" 水木清華" 和" 慶衍授經" 兩塊匾額未有落款,其中一個匾額被認為頗似梁思成筆跡。眾多名人題字,上至總統下至縣參議員,反映的不僅僅是屋主人富貴有財,同時交際廣泛,廣交名人雅士。

            尋鐵證,梁家后人愿提供當年書信證實大師作品

            "梁思成設計的房子,目前在全國還能找到幾棟,且是有實物存在的?"每一次前往大夫橋揭家考察,都讓本土專家們興奮不已。但事實是,盡管有了來自揭家后人對于當年別墅往事的回憶,業界目前仍對此存在著較大爭議。質疑的聲音是,梁思成怎么會到豐城來專門設計民居?且查遍梁思成的文集,并沒有他到過江西豐城的任何記載。

            梁和豐(左)和揭保如(右)去年在大夫橋揭家考察。

            為能得到更加不容置疑的證據,揭保如同時進行了梁家后人的尋找。三年前,他通過一位在海外做生意的南昌人,聯系上了梁思成的侄孫梁和豐,并于去年邀請梁和豐從澳門來到南昌,且去了豐城的大夫橋揭家?催^揭家5 棟老宅的梁和豐,也認同它們符合大爺爺梁思成的設計原理和風格,中西合璧的房屋設計簡潔、美觀、實用,室內天井自建成以來從未清淤過卻也沒有堵塞過,屋頂的瓦片鋪設得很厚實,幾乎沒有漏過,代表著做工方面的考究。墻的轉角細節和細膩的蝙蝠雕刻,同樣讓梁和豐認為頗似大奶奶林徽因的設計。那次去現場,梁和豐拍了大量的照片。

            今年6 月底,梁和豐再次來到南昌,帶來的消息是,他從90多歲的母親處了解到,當年母親是負責整理梁家的書信,她記得曾看過一封信,里面談到梁思成來到豐城,為揭鵬程設計5 棟房子的事宜。梁和豐此次來昌,就是邀請揭保如及江西的專家共同前往北京的梁家老宅去尋找這封信,梁家目前存有400余封信件,都是按年代分門別類有序保存。梁和豐承諾,只要找到這封信,他愿意把原信件留在江西,為贛派建筑的研究與發展盡一份力。只可惜,因為北京疫情最終未能成行,梁和豐也于7 月2 日離開南昌返回澳門。

            墻壁轉角和門套采用竹子裝飾的細膩手法被認為很像女建筑師林徽因風格。

            南昌大學建筑與設計學院副教授馬凱也曾兩次實地考察這5 棟揭家老宅,他表示,揭家的這5 棟古建筑群具有贛派建筑的典型風格,其天井院落的布局和穿斗抬梁的屋架,是江西古建筑中典型的處理方式。清水墻的精工細作展現了當時江西在建筑工藝方面的高水準。房屋方正又簡潔的設計,代表了江西人含蓄低調的處世方式,名人大家的題匾則是屋主人豐富內涵和精神追求的體現。中西合璧的鵬程別墅,既融合了西方元素,又運用了當時先進的建筑材料,"代表了江西人在那個時代并不是保守態度,我們愿意接受外來文化,與我們本土文化進行巧妙融合,證明求實納新,是江西人一直以來就有的基因和特征。"

            而如果這5 棟房子被證實確是梁思成和林徽因所設計,馬凱認為將意義重大。人們熟知梁思成曾代表中國參與設計聯合國大廈,夫妻倆是人民英雄紀念碑的主要設計者,但他們一生更多的精力花費在建筑理論研究以及對中國古建筑的保護與維修,親自設計的建筑不多,更罕有住宅設計。"目前有記載的梁思成設計的居住性建筑,有當年為西南聯大在云南做的一批職工宿舍,以及在昆明的舊居等。而如果我們最終能印證揭家的房子確為梁思成夫妻所為,實際上是填補了梁思成設計生涯的一個空白點。"

            馬凱透露,在最終拿到來自梁家書信的有力證據后,就會即刻展開對這5 棟揭家老房子同時進行省級和國家級文物保護的申請。

            向未來,有著千年歷史的贛派建筑迎來發展良機

            從豐城回到南昌,專家們也憂心忡忡,揭家的5 棟老宅能清晰可見其當年的輝煌和鼎盛,但如今它已破爛不堪,屋內殘垣斷壁,有的門已倒塌,有被人偷走空了一塊的木雕刻。而其實,缺乏有效保護的不僅僅是這5 棟有故事的老宅,更是當下許多江西古建筑共同存在的問題。

            細部的木刻帶有濃郁的贛派風格。

            專家預估,將揭家這5 棟老房子進行修繕改造,至少需要一千萬元的資金。資金從何而來,如何回報投資?當然,未來它們被認定為是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妻所設計,無疑將會成為一張重磅的江西文化新名片,大師作品呈現出贛派建筑在民國時期的新形態,也完全有資格將其打造成為贛派建筑或者是中國民居古建筑的全國研修基地。

            但對于目前更多大量被拆除的江西老房屋,且一棟棟被拆除的老房屋構件,通過古門窗市場大批流向了省外的現狀,揭保如提出了個人想法。他認為,可以把有價值的老房子像藝術品一樣進行買賣交易,"前提是每棟修復好的老房子需要相關部門給予特別的產權證,它們才有條件進行市場流通。"

            古建筑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物質財富,留住它們,就是留住了我們對于鄉愁的記憶。豐城揭家的5 棟老宅,展現的是一百年前江西在建筑工藝方面的高水準,雖然在設計上融合了諸多西方元素,它依然代表的是贛派建筑。

            而很多江西人其實并不知道,成型于唐代,發展于宋代的贛派建筑有著千年的發展歷史,除了江西,在湖南東部、湖北東南部、安徽西南部、福建西北部也有著大量分布。專家們認為,我們常說的" 徽派建筑" 其實是贛派建筑的一個分支,"徽派建筑的群居地,他們的老祖宗都是從江西移民過去的,所以徽派建筑它一定是起源于贛派建筑,只是后來經過改進增加了磚雕。"

            研究" 樣式雷" 多年的揭保如認為,主持清代皇家建筑設計200多年歷史的" 樣式雷" 同樣起源于贛派建筑,"因為‘樣式雷’的始祖雷發達當年跟著祖父、父親做木工,就是建造江西的老房子,他當年在永修一帶頗有名氣。"

            古建筑是歷史文化的載體,是重要的地方文化符號。正如贛派建筑講究布局簡潔,樸實素雅的風格,其曾經輝煌的歷史也因為江西人的低調而鮮為人知。在尋找揭家5 棟老宅歷史真相的幾年間,一批批熱愛古建筑的江西專家通過積極收集相關線索、材料的同時,也對贛派建筑進行了深入研究。我們期盼,百年前江西贛派建筑與中國建筑大師的一次" 心靈" 碰撞,可以帶來難得的契機,讓贛派建筑在家鄉父老,在世人面前來一次重磅亮相。

          備案號:贛ICP備15000060號-1 江西日報社全球贛商網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双手捆绑在床调教玩弄

          <track id="jjjhj"></track>

            <pre id="jjjhj"><pre id="jjjhj"></pre></pre>